我是垃圾

  怕这张也因为bug莫得辽,先发叭【……】

阿陆和阿仁。

  阿陆和阿仁是一对好朋友。

  他们经常跑到废弃的大宅子后面的山坡上玩,一起坐在小山上想着到底要怎么离开这里,去向往的城里。

  由于种种原因,他们没有爬过去屹立在山坡上,挡在前方的岩石,看看小山丘后面到底是什么。但他们都觉得后面一定有一条路。通往城里的路。

  两个小男孩渐渐变成了三十几岁的成人,去城里的愿望依然没有实现。也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看山丘后面。

  阿陆和阿仁成为了收破烂的。

  以及小偷。

  一般情况下,阿陆负责去别人家里收破烂吸引注意力,阿仁负责偷偷顺走一些东西。大家都讨厌他们。


  一天,一位富豪让手下将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玉运进自己家里,以及其他的东西运到双面山上,也就是阿陆和阿仁所在的山上。

  手下马虎地弄错了,那块极其珍贵的玉运到了山里。


  阿陆和阿仁计划着,要在玉被运回去之前把它拿走,先放在宅子里面,趁着警察还在村长家里附近搜查,他们再拿走玉绕过小山丘就能逃到城里去了。阿陆和阿仁要带上玉逃去城里生活,只要把玉卖了就能在城里过上向往的生活。

  时间紧迫,他们没有机会去审查计划里的种种漏洞。

  他们实在不想浪费这个可以去城里的机会。


  阿陆和阿仁凌晨便溜到了村长家里。他们小心翼翼地偷走了那块玉,以及村长的几百块钱。

  计划并不顺利。不久,村长就发现了玉不见了。

  毫不疑问地,警察没有搜寻村长家附近,而是直接寻找阿陆和阿仁。他们已经进警察局很多次了。


  趁警察还没来,阿陆和阿仁跑到了别人不要的宅子里,在一间又一间房间里穿梭着,最后停留在一座房间里。他们拉开了布满灰尘的抽屉,在里面有两张照片。

  照片里分别是一张全家福,和一张长相清秀的女人。

  这是他们仅剩的珍贵的东西。


  在阿仁十七岁那年,还没有当上收破烂的和小偷的那一年,他亲眼目睹全家被一个不知名的人杀光了。

  阿陆的爸妈离婚了,他们都不肯抚养阿陆,去了城里。起初,他们还会给阿陆寄钱,时间久了后面便完全遗忘了他。而他唯一喜欢的女生也因为一场意外死了。



  阿仁和阿陆分别用乌黑又粗糙的手拿起相片。他们相视一笑。

  接着,从下面的抽屉里拿起那块玉跑了。


  警察快要追上来了。他们也快跑到小山丘上了。

  阿陆和阿仁像以前那样,跑到了无数次来到的山上。

他们的步伐因为急促和激动变得有些蹒跚,明明小时候看上去渺小的山丘,却变得越发的庞大起来。

  他们想着——

  “爬啊,快爬啊。只要爬过了这块小小的岩石,就能到城里过上想要的生活了!离希望就差一步!”

  “爬啊,快爬啊。绝对绝对不能让警察抓到!”

  阿仁使尽全身的力气,攀岩着。就像那时,他拿起锄头从后面打向大笑着的对方。

  阿陆使尽全身的力气,攀岩着。就像那时,他推开来往的人群抱住倒在血海的她。




  警察追到了山脚下。

  阿陆和阿仁已经爬到了岩石上面。然后,都紧紧地扎在石头上。

  “跑啊,快跑啊。”

  阿陆和阿仁看见自己的希望被吞噬,和他们一样成了垃圾,被抛弃在山脚下。阿陆可以感觉自己的嘴巴不受控制地吐落出挡在他们面前的事实,像是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块巨大岩石。

  “这是…双面山的背后。”

  他们都听到了自己的窒息声。

  就像什么呢。就像挖开树根缠绕在底部的泥土,然后汗水会把白色的背心浸得肮脏,密密麻麻的蚂蚁会溺死在红色的血液里,黑红的脸会干裂出肿胀的痘痘扎住下颚的皮肤,唾液会溶解伤痕上不断舔舐身体的细菌,天空会狰狞地呕出火烧云戳伤眼睛,日落会悲哀地照耀渐渐昏暗的身影。最后把他们和她埋进土里。


  山的背后还是山。是无数无数一眼望不尽的山。




  

  警察追了上来,抓住了阿陆和阿仁。

俺来还欠朋友滴债惹!!


哩滴设 @派派 

后面的四之前的草稿

还没画完……好ooc!!_(´ཀ`」 ∠)_

【从左往右看|・ω・`)】